【品赏 | 余显斌《歙砚千年》-】-社线网

社线网

品赏 | 余显斌《歙砚千年》

以下图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【】

 ☞传播:名篇佳作 | 乡土风情 | 文史精品 | 音画美文

歙砚千年

余显斌/文

原创作品

徽文化精美、雅致、自然,如徽派建筑,粉墙黛瓦,小巷深深,或门对青山,或罩着一片绿荫,几乎成为江南的代表,成为水墨画里的一种符号。

粉墙小巷之外,应是歙砚。

歙砚,是一种砚台,更是一种文化,是一种美。想象中,当它走上历史舞台时,一定是“却扇一顾,倾城失色”的。从此,歙砚成为文人案头必备之物。当杜牧、李商隐们西窗独坐,芭蕉夜雨中吟诗之余,一定会在一方歙砚里磨墨,濡笔。然后,一支狼毫落在纸上,云烟满纸,翰墨生香。一首首唐诗,也就平平仄仄地流传下来。

唐诗,在歙砚前活色生香。

唐朝如乐游原的夕阳,在鼙鼓声声中凄然坠落,唐诗也半入江风半入云了。五代十国,随之建立,一代词帝李煜,更钟情于歙砚,赞曰:“歙砚甲天下!”并设置砚官,督造砚台。他自己政事之余,也绘制砚台形制,便于工匠按形制造。

李煜心思灵巧,文化品位高,他制造染绢颜色,色如露珠而微绿,取名“天水碧”,至今无人能仿。可惜,他绘制的砚台形体,却未流传,否则,一方现世,一定会惊艳世人的。但是,有一样是绝对离不开歙砚的,即他所填之词,一定以歙砚盛墨书写。

今天,当我们阅读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”时;当我们吟咏“窗外雨潺潺,罗衾不耐五更寒”时,当我们品评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时,我们的眼前,总会出现一方歙砚,一个愁绪满怀的词人。

词人,留下千古绝唱。

一方歙砚,让这千古绝唱具象于纸上。

到了宋朝,词是文化高峰,而歙砚也成为另一种文化高峰。宋人视歙砚如珍宝。大文人苏轼有一歙砚,专门镌刻铭文道:“涩不留笔,滑不拒墨,瓜肤而縠理,金声而玉德。”意思说,歙砚濡笔光滑,盛墨平稳,石质细腻,纹理如绸,敲击有金铁音,触摸着有玉的质感。

这砚,是一个叫孔毅甫赠的,故名《孔毅甫龙尾砚铭》。

据说,此砚,老夫子舍不得用,有客来访,拿出品评后急忙收起,怕人索要。

一方砚,倾倒一代文豪,倾倒了整个大宋文坛,可算文化史上一大传奇。

岁月一去,犹如奔马。今天,当我们拿到古人的墨迹,当我们面对李后主文字的清新潇洒,面对苏东坡字迹的饱满圆润,面对黄庭坚书法的秀丽瘦润时,我们的目光,自会穿越千年,自会望向古徽州的那片地方。

那儿,有粉墙青瓦。

那儿,有细腻坚劲的徽墨

那儿,是一片青花瓷的山水。

我们更不会忘记,在那方山水中,曾出产了一种石头,雕琢成一方方砚台,取名歙砚。它,承担过汉文化的流传,走过江南小巷,走过塞上暮色,云烟满纸,千年如斯。

力荐

 来源:公众号:【】版权归作者所有
欢迎公众号搜索""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

如果缺少备注 请联系QQ:137483024 备注或删除

社线网微信公众号

我看你很有天赋,关注解气视频,加入我们吧!

扫描二维码 或 搜索微信公众号"jieqishipin"即可立即关注!
国内最大的视频微信公众号平台【解气视频】

上一篇:采砚实苦,但请足够珍惜每一方遇见的歙砚(龙尾砚)

下一篇:2017北京翰海清乾隆御题诗文井字形歙砚143.75拍出